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。
CP无差,真的无差!如果不能接受抱歉啦
 
 

十年过去了,老张的情敌层出不穷,老吴的情敌还是只有无辜躺枪的齐羽(不是

 
28 Oct 2017

这么来说吧,老张的帅有行为的加成,当然我相信天仙小龙女的颜值,包括小花和瞎子,四大帅哥的颜值我一般是一起吹的(颜狗

但是我邪刚入行的时候暂时没有任何人格魅力加成,我觉得别人对他的评价应该是:

这谁啊脸这么帅?

也许是那种真真正正看脸就觉得帅的(已丧心病狂

 
22 Oct 2017

存梗

想写精英团全员的profiler🤔

大概是踏实能干的leader剑鬼,抽烟的时候思考案情会有很大的突破

过目不忘的天才公子因为太讨厌和嘴炮无敌被报复未遂过很多次,体能上是个弱鸡,不过学东西很快

御天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成员狙击很厉害两千米外打中别人鼻子

无伤从另一个小组过了年龄最大但是经常被鄙视,和御天一起抱怨为什么小组里没有女性成员

并不是黑客一直遵纪守法在收集资料和高科技方面很有研究的佑哥

以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profile和action都很厉害的千里一醉(

以我国安稳的环境大概是不存在犯人用枪威胁的情况(不

21 Oct 2017

呼吸

瓶邪

呼吸象征着生死轮回,是维持人体基础代谢的最简单动作。张家族人自小训练呼吸的节奏和强度,为求在恶劣环境中最大限度地利用氧气。在他一生中经历的险境中,氧气缺乏的情况比比皆是。他能感受到身边黑瞎子呼吸频率绵长浓厚,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,在黑暗中人的恐惧会被放大,慌乱使本有的冷静丧失,黑瞎子作为一个“病人”,却还在克制。

这或许是因为他本身已经熟悉了黑暗,张起灵闭上眼睛,感觉自己的思绪正融入空气中,从发丝开始变得轻盈,体温下降的程度被他预计在内,之前的放空是他下意识做出的选择,但这次的情况非常凶险,他破天荒的,将大脑的记忆打开。

洞穴是干燥的,但他嗅到了一丝水的味道,然后他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驰游在水下...

14 Oct 2017

我这个朋友

花邪/黑邪/瓶邪

我这个朋友,年轻的时候被取外号叫天真,成熟了一点之后,这个名字只存在于几个人的印象里。但我每每看见他时,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个名字。

一个人的青年时期和中年时期,如果没有丝毫改变,只能说他虚度了岁月。很多人宛若脱胎换骨一般的改变令人难以置信,但我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是一种水流般的成长。水滴是雪的精魂,小溪是山林的装饰,海河是自然的馈赠。我们很难从一滴水里看见波涛汹涌,却能在眺望大海时感受平静和狂怒的两种状态。

有一段时间,他戏称自己的脾气已经很不好了,我想了想,在这个行当里顶尖的几个人物中,他在明面上做的事确实最"可怕",但女人和孩子遇见他时会放下戒备,男人看见他...

01 Oct 2017

【吴邪】好看(1)

写几个人觉得小三爷好看。

首先是花爷。

都是友情向。


吴邪小时候长得很可爱,圆脸蛋大眼睛,皮肤白嫩,吴邪妈妈喜欢打扮他。留下来的照片中,吴邪最满意的是穿着一身小西装,戴着贝雷帽的照片。那是他们在北京大院里照的,身边还有小花和秀秀。小花穿着衬衫加背带西裤,秀秀穿着小旗袍,三个人排排站在一颗歪脖子树前,笑的很开心。照片已经模糊了,连五官都看不太清,但还是可以看出这三个孩子长得都非常漂亮。吴邪不是一个自恋的人,但他偶尔也会想,原来自己小时候长得还算挺好看的。

每当这时候他总喜欢和解雨臣发信息,后者隔了半个小时才回复,也是一张照片。那上面三个人不再是规规矩矩地站着,吴邪掐着解雨臣的脸,秀秀...

 
20 Aug 2017

【吴邪】小少爷

在我出生以后,爷爷就开始思考我的教育问题。虽然未来的路已经被计划好了,但不代表过程不可以自由随性一些,所以我几乎也是顺应自己心意长大的。哲学方面的书我读的不多,却也知道三大终极问题是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没事的时候我喜欢思考这三个问题,不免回忆了称号问题。除了名字,还有很多不同的称呼可以用来指代一个人。我想起了我小时候。

第一天上幼儿园时,我赖在我妈的怀里不肯下来,撒泼打滚各种手段都用上了,三叔那时候也很年轻,看我不愿意上学就提议先回家,被爷爷和奶奶一起骂了个狗血淋头。据他说我看见他挨骂立刻就不哭了,眼睛里还噙着泪花,让他去给我买冰淇淋。我怀疑是他瞎编的。

其实爷爷只要扬言...

 
20 Aug 2017

【校园向】少年时代(三)

开始更这篇~

前文指路:01  02


【三】辩论队是怎样成立的


“云端中学的学生不仅拥有过人的学习能力,在各项活动中也展现出了充分的本领,新一届的同学们,我抱着十二分的信心,期待你们在四校联赛上的精彩表现。”

云端中学的校长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校长,对于鼓舞人心很有方法,在他演讲完后,连御天神鸣都鼓起了掌。顾飞则拍拍前面的韩家公子:“四校联赛是什么?”

升旗仪式的队伍按身高排列,其他四个人都在前面痛苦地装作认真听讲,顾飞和韩家公子则随意多了,要不是他那头黄毛太难忽视,现在两人应该已经坐下了。

“四校联赛呢,是一个白痴校长,和其他三个白痴校长弄出...

18 Aug 2017

【吴邪】梦

虽然早就打算写阿宁但看了更新我的心已经死了。一直想揣测小哥是什么态度。无论是我还是我邪都最在意小哥的看法啊……扎心。

当然,我觉得未来还是光明的,小三爷会一直走下去。


这些年来,我几乎没有梦见过阿宁。

过去的事情,很多人对不住我,我也对不住很多人,其中最让我难以释怀的是潘子。每年他的忌日我都会为他上一炷香,即使赶不回墓碑前,在任何地方都行。有时候我会梦见他,穿着黑色背心,抱着我在街上玩,皮肤黏腻的感觉并不好受,下巴上爬满了青色的胡须,我伸出手去摸摸,期待自己哪一天也会长出这男人的象征。

曾经我依靠吸收蛇毒来读取费洛蒙传递的信息,见过无数幻境,无数过去发生的事情,我生命中的过客走马观...

17 Aug 2017
1 2 3 4 5 6 7
© 晚梦如欢 | Powered by LOFTER